1. 首页
  2. 头条

家庭里,比家暴更可怕的是冷暴力

Dr Bing | 家庭

前阵子听来一个惨烈的故事。

在清远,有一户小康人家,父亲开了一间药店,母亲居家照顾孩子。日子就像药堂一样干爽有序,但也略带苦味。

苦味来自哪里呢?来自母亲的愁容。

最小的儿子说,打记事起,就觉得母亲是不笑的,微皱着眉,不停地做着事,瘦,干,虽然不老却有枯槁感,像颗核桃。

父亲呢?他是乡贤,会做人,有头脑,在小城四通八达,谁见了,都会卖几分面子。

一个向外 ,一个向内。一个热闹,一个冷清。

当地人说,实在是最好的搭配。

他们原本可以很幸福。 可不知从哪天起父母二人再也不说话。

有一回,父亲回家吃饭,嫌菜咸了,对孩子呶呶嘴:“和你妈说说。”

儿子说:“你自己说!”

父亲就不再吱声,也不再挑筷,走进书房,如同什么都没发生。他宁愿饿着,也不愿意和母亲说一句话。

家中的空气,又黏又冷又不适,像一滩冬天的鼻涕,把他们裹在其中。

孩子后来想,那时的母亲,应该时常凄楚地感到,自己如同孤兽,活在莽莽荒原上,举目四望,没有一个同类,看见她的挣扎,听见她的哀嚎。

母亲也试图沟通过的。她在家中絮叨。

说风起了,说雨落了,说菜市场的菜涨价了,家中的煤汽又没了,也说丈夫不把自己当人, 孩子不把自己当妈......这是她最后的挣扎。

她慌乱地说,以为有人会潦草的听。但没有。说到后来,连孩子也烦了。

一旦开口,他们便躲回自己的房间,或者大喝一声:“没完没了,吵死了!”

母亲便不再吭声。

儿子们以为,这才是常态。他们呆在自己青春的生命里,看不见母亲已如灰烬,无声,无息,无生机。

后来的某一天,小儿子从学校回家,半夜睡醒,想要上厕所。

推门,发现门被什么东西抵着,只开了一条缝,无法全部推开。

他心里疑惑:难道有人在里面?敲门,无人应。

他用了更大的力气,终于推开了。

然后他看到了此生都忘记不了的噩梦:他的母亲,那个干瘦的妇人,用一种极其奇怪的姿势,在厕所上吊自尽。

——人半蹲着,身体前倾,脖子套在绳圈中,绳子挂在卫生间门后的钩子上。

这个姿势是很难致命的。

只要你用手松一下绳圈,只要你站起来一丁点,只要你抬起身,甚至一抬头,就能远离死亡。

但母亲还是死了。

她以惊人的决心,拚尽全力,决然赴死,不留一丝余地。

而那时,父亲睡得正香。

两个月过去后,他们的父亲,那个体面的鳏夫,那个从容的中年人,和他们家楼下妖娆的年轻女人滚在了一起。

有人说,他父亲是早有异心,用间接杀人的方式,要了母亲的命。

那把刀,叫冷暴力。

对待一个人最残忍的方式就是冷暴力!将Ta视若无睹,完全没有交心没有温度的生活在一起!

《无问西东》里,也有一个这样的案例。

刘淑芬是一个本分的女人。

她用自己的钱,送丈夫上学。她本以为,自己情深似海,恩重如山,丈夫一定感激备至。

没想到,人是会变的。

后来,丈夫毕业,与她渐行渐远。他不再和她沟通。哪怕同住一个屋檐下,也视她如陌路人。

没有爱,没有性,没有言语,没有任何情感的连接。

刘淑芬痛苦无比。她骂他,打他,虐待他,甚至暴力对待他的学生,他都无动于衷。

最终,刘淑芬万念俱灰,崩溃自尽,跳入深井。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njivr.com/toutiao/1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