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去年向暴徒发射几十发防暴弹和催泪弹,香港辅警与“阿sir”一起守护家园

去年向暴徒发射几十发防暴弹和催泪弹,香港辅警与“阿sir”一起守护家园

“全香港辅警都没想到今天要当防暴(警察)。学了这么多年,完全是学以致用。”谈及去年下半年修例风波,辅助警察队总监杨祖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香港也有辅警,成立于1914年的辅警队隶属于警务处支援部支援科。辅警不是全职工作,入职首要条件是要有固定职业或是在校大学生。辅警执勤装备与正式警员一样,也配有手枪、警棍及胡椒喷剂,只是辅警肩章上印有字母“A(Auxiliary,英文辅助)”作区别。最基层辅警日薪为808元港币(约742元人民币),之后按年数递增,警司以上为日薪2548元港币(约2340元人民币)。

作为香港辅警队“一哥”,杨祖赐本职工作是新鸿基地产的市场总监,曾是香港奥运射击队队长。1989年加入香港辅警队,2016年起任辅警总监,任期到2022年1月结束。

与正规警察合作有增无减

在去年修例风波中,香港辅警队也面临考验。队员派驻到警队五个陆上总区(港岛、东九龙、西九龙、新界南、新界北),按照各区军装人员编制比例分配,主要任务是保护重要场所,包括警署与领事馆,也与正规警员一起进行街面巡逻。

杨祖赐介绍,去年6月至今,每天至少有500名辅警出勤,高峰期超过1600人,通常是在周六、周日。辅警队巡逻方式由原来的徒步改为乘车巡逻,在街面遇到可疑情况就会截停嫌疑人进行搜查。

此外,必要时候辅警队还要承担防暴警察工作。与正规警员一样,在入职前,辅警也要接受过相关训练,包括投掷催泪弹、发射催泪弹等。“全香港辅警都有过防暴训练,但没有想过真要当防暴警察。”杨祖赐说。因为之前从来没有正式穿戴过防暴装备执勤,因此辅警关注装备安排。无论是头盔还是防毒面具,警队都会在第一时间提供给辅警,“其实他们(辅警)想要做的,永远是在工作上与正规警员看齐。”

杨祖赐举例,去年下半年,辅警在紧急情况下承担了不少危险任务。有暴徒向警署投掷汽油弹,驻点辅警随即向黑衣暴徒发射几十发防暴弹和催泪弹,也有辅警在九龙油麻地广华街持枪阻吓暴徒。

“辅警与正规警察的合作有增无减。”杨祖赐强调。

投考辅警人数有增无减

虽然工作存在风险,但去年下半年投考辅警的人数有增无减。2018年为601人,2019年同期增至1039人,其中七成以上是30岁及30岁以上人士。大学生投考辅警人数减少,计划招收128人,但实际只有不到90人。

在杨祖赐看来,投考辅警的总数增多,反映出多数香港人还是想要正义,也想维持社会秩序。“希望在未来有更多人投身辅警。”

至于大学生报考辅警数量减少,杨祖赐并不讳言与去年警民关系紧张有关。“他们原本与我们的理念就不一致,再加上出现去年这种情况,他就不干了。”杨祖赐直言,除辅警队外,其他纪律部队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报考数量减少)。

警务人员可以“做得更多”

在杨祖赐看来,面对去年下半年的街头暴力,警员“恰当”使用了武器。他说,警员开枪多是被围堵,或是有人试图抢夺枪支,这让警员别无选择,“开枪是必须的”。他甚至认为,警务人员可以“做得更多”。

他以美国警察为例。如果有人手持木棍,美国警察就可以开枪,香港警察则是“木棍打到我身上,才会开枪”。“警员在制止暴力时候,(示威者)突然投掷汽油弹,这个时候绝对可以开枪。”在杨祖赐看来,香港警方往往使用水炮车或是催泪烟,目的是希望驱散示威者,与示威者保持距离,不想造成更大的伤亡或不必要的损伤。

“这班学生这样冲过去,美国警察已经开了枪,但香港警察只是用温水射你一下。”杨祖赐认为,警队在等现场激进分子慢慢离去,“这种处理方式全世界都没有,只有我们才有。”

对于有人质疑警员“滥捕”,即便放下辅警总监身份,杨祖赐也直言“绝对不同意”。他认为所谓的“滥”,即代表“做多了”,但警队非但没有“做多了”,而是没有能够制止示威者,以至于行动没有结束。他认为,在修例风波中,作为执法者,警队不看重政治层面的事,而是在执法过程中,绝对不能让任何暴力事件发生和继续,这是警员必须要遵守的原则。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njivr.com/tech/108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