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反分裂国家法》实施15周年:台湾民众,要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

《反分裂国家法》实施15周年:台湾民众,要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

南京是一个有着厚重文化底蕴的城市,徜徉于南京的各个名胜古迹,虎踞龙盘的金陵王气扑面而来。然而,当你深深地体会南京的历史,总觉得南京的文化底色有股淡淡的忧伤。六朝古都还是十朝都会,他们给南京的历史浓浓作色,但是,他们的短暂、悲壮、懦弱,也让石头城浸泡在历史的眼泪里。

给南京的历史洒上最多眼泪的,大概是南唐后主李煜了。“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纵观李煜的词,他描述的最通透最摄人心魂的就是一个“愁”字。李煜是南唐小朝廷的第三代君王,他排行第六,接班原本也没有他什么事儿。无奈造化弄人,几个哥哥早夭,君王之位就这么落到他这个喜欢舞文弄墨的人头上了。

然而,李煜接班之时,中国历史正处于转向的风口上。李煜于公元961年6月即位,这个时候北方中原一统天下的雄主已经崛起,中国又开启了统一的历史窗口,从唐末以来割据称雄的五代十国即将走入历史。偏居一隅的割据势力都面临着历史的抉择,是顺应历史保境安民,还是贪图王位城破人亡。

李煜当然感受到了历史风口的到来,他给大宋上表称臣,但却放不下这个小朝廷。遂采用陈乔、张洎之策,坚壁清野、固守城池,表面上臣服暗中缮甲募兵,积极备战。大宋开宝七年(公元974年)5月,大宋皇帝赵匡胤下令在荆湖建造战船,9月发兵10万分三路进攻南唐,至开宝八年(公元975年)正月,大宋军队进逼江宁城下。南唐不愧是南方十国中国力最强的小朝廷,一直坚守至12月城破。南唐抵抗了一年多,从军事上讲比南京历史上的东吴孙晧、南陈陈叔宝要体面多了。然而,这一年的抵抗是以数十万南唐军民的脑袋为代价的。这位信佛写词作画的后主不应该后悔吗?

在进攻南唐的队伍中,还有一支吴越国的军队。作为配合大宋灭南唐的东路军,吴越国王钱俶一路攻占常州、润州(今镇江)。吴越国都城临安(今杭州),占有浙江、上海、江苏东南部及福建东北部。钱家三代五王,把吴越之地治理得井井有条,特别是钱俶,筑海塘、修水利、轻傜役,深受人民爱戴。然而,从开国之王钱镠开始就知道,吴越居江南一隅,虽是富裕之地,但无统一之力,嘱咐子孙要奉中原为正朔。面对志于统一的大宋,钱俶于太平兴国三年(公元978年)5月上表将据有的13洲、一军、86县归于大宋,史称“纳土归宋”。至此,宋朝终于和平地拼上了江南的最后一块版图。

今天,当我们漫步杭州西湖遥望尖尖的保俶塔,杭州城内吴越国遗韵仍在。也许,今天的杭州人应该感谢钱俶,正是他放弃了自家小朝廷,避免百姓的生灵涂炭。

历史从来都是后人的镜子。今天的两岸关系也正处在历史转折的风口上,当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越来越近的时候,统一也成为历史的必然。台湾要走一条什么路,是每个台湾人都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

民进党当局全面执政以来,一方面积极充当美国遏制大陆的棋子,妄图在中美竞争中“倚美谋独”。另一方面在岛内贩卖“芒果干(亡‘国’感)”,通过煽动民粹掀起“反中”浪潮,“反中去中”成为岛内政治正确。特别是今年以来,民进党当局“以疫谋独”,妄图加入世卫组织,参加世卫大会,妄言“修宪”,修改“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中“国家统一”的表述,“台独”表演狂妄至极。

今年是《反分裂国家法》实施15周年,大陆高规格召开座谈会,就是要警告民进党当局不要误判形势,“台独”是死路一条。现在,民进党当局有两个误判,一个是中美走向竞争,美国将支持台湾“独立”,在美国的压力下,大陆会吞下“台独”这个苦果;第二个是大陆追求和平统一,不会对台湾动武。只要认真地看一遍《反分裂国家法》,就知道这些判断是多么的幼稚。其实,民进党当局不遗余力地搞“台独”并不意外。民进党的党纲就是“台独”党纲,对民进党来说,“台独”才能使利益最大化。然而,对台湾民众来讲,为了“台独”打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是你们需要的吗?

台湾已经来到了一个历史的十字路口,往左还是往右,不能由善于煽动民粹的民进党来决定,因为那关系到台湾人民的切身利益。台湾各种政治人物各色政治势力,也要为台湾2300万人的幸福生活想一想,不要把个人的私利,小团体的私利凌驾于人民利益之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njivr.com/tech/108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