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时代的家庭教育:父母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一年一度的高考结束,不少总算得以“通关”的父母也长舒了一口气,让自己的焦虑暂告一段落。

就在一周前,合肥十中考点门口,2019年安徽高考最后一门英语考试结束后,一个男孩走出校门,径直来到母亲身边,“扑通”一声跪在母亲的面前,以表达对母亲多年来教养的感恩之情,随后,母亲双手抱住儿子的头,哭了出来。母子抱头而泣的一幕感动了在场的家长和考生。这段视频的热播,更感动了千万的网友和家庭。在考场外父母和孩子一起大喊大叫、又哭又笑,或者抱头痛哭的场景,在每年的高考结束后,屡见不鲜。对于父母而言,这既是一种告别,更是对十几年来育儿压力的情绪上的宣泄。

我们时代的家庭教育:父母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网友上传的视频截图。

不难看出,孩子考出高分,进入一所好的大学,成为了越来越多父母消解育儿焦虑的良药。从孩子降生开始,父母就踏上了一条既有鲜花,也满是荆棘的征程,培育一个人成长的责任,绝非“重大”二字就可以概括。父母的每一个举动,每一句话都可能会影响到孩子的未来,特别是社会上愈演愈烈的对“原生家庭”的种种谴责,更让为人父母者如履薄冰。

高压力的背后,焦虑已经成为父母们逃不开的日常。孩子不好好吃饭怎么办?孩子受到了欺凌怎么办?孩子太霸道,不懂得谦让怎么办?孩子不爱学习,不爱阅读怎么办……更别提这些年来流行的育儿鄙视链,学区房大战等愈演愈烈的“战事”。在某种意义上,成为父母甚至成为了一种“恐吓”,让相当一部分年轻人望而却步,一再延迟自己成为父母的时间,甚至干脆拒绝成为父母。

与此同时,拒绝焦虑,渴望摆脱育儿焦虑症的影响,也在成长为一种更大的声音。

育儿焦虑是如何产生的?如何解决育儿焦虑?心理学家和育儿专家都对这一课题进行了大量的科学研究。近期 ,两位广有拥趸的家庭教育专家——尹建莉和陈美龄,就焦虑时代的父母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展开了分享,我们也围绕此问题进行了专访。希望她们的思考与回答,也能在你思考教育问题时提供启发。

自上世纪中后期开始,育儿临床医学家戴维·安德雷格

(David Andereg)

就对美国父母的育儿焦虑症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他发现,疫苗的应用和医学的发达,大大降低了孩子因病死亡的概率,这原本是一个更加安全的世界,但年轻的父母们却表现出与社会进步完全相反的焦虑感,以至于一项抽样大数据调查表明,超过2/3的年轻父母认为现在育儿要比过去困难得多。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与社会发展逆向而行且愈演愈烈的趋势,安德雷格认为,这很有可能是因为孩子的变少,以及新手父母的无知,“更多孩子的出生,会削减父母的焦虑。和多子多孙的前辈人相比,只有一个或者两个孩子的父母会更长久地沉溺于育儿焦虑中。”但显然,没有一个父母会因为想要降低育儿焦虑而生育更多的孩子。在家庭文化正在发生根本变化的今天,人们迫切需要那些切实可行的实操性方案,以摆脱那些层出不穷的不确定性恐惧带来的焦虑感。

近日,在北京大悦城的上海三联书店,尹建莉和陈美龄两位各自广有拥趸的家庭教育专家,就焦虑时代的父母不该做什么,该做什么展开了分享,给出了各自的答案。尹建莉是中国家庭教育领域标志性人物,在父母群体中知名度极高,她的代表作品《好妈妈胜过好老师》行销全国,总销量据说早已逾千万册。歌手出身的陈美龄,则被众人视为拥有正面教育方法的教育妈妈和教育家

(她本人则认为,自己的教育方法与正面教育方法或有相似,但更应该称为陈美龄式教育方法)

,曾经成为香港教育局局长民间呼声最高的候选人。在顶级教育大咖的名头之外,二人同样是令人敬佩的母亲:尹建莉的女儿不仅高考超出清华本科线20分,后来还就读于美国常青藤名校读研。陈美龄更是将三个儿子都送进了斯坦福大学,自己还在期间拿下了斯坦福大学教育学博士学位。

我们时代的家庭教育:父母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尹建莉

(左),教育学者,作家。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硕士,“尹建莉父母学堂”首席导师。尹建莉的代表作品有《好妈妈胜过好老师》、《最美的教育最简单》等。她曾从事一线语文教育工作十二年,现从事家庭教育研究及写作,创办有“尹建莉父母学堂”,被视为中国家庭教育领域标志性人物。

陈美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xianjivr.com/news/46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