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武汉病毒所深陷舆论漩涡,“阴谋论”为何如此

深陷舆论漩涡、被质疑泄漏病毒并导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似乎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27名全球知名公共卫生科学家英国时间18日通过《柳叶刀》在线发表联合声明,谴责新冠病毒并非自然起源的阴谋论,认为这种阴谋论除了制造恐慌、谣言、偏见、损害全球共同抗击该疾病的工作外,别无它用。

以下为声明全文(中文翻译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0日也谴责了新冠病毒产生于实验室的阴谋论,称发表这种言论的人不是居心不良,就是荒谬无知。

有意思的是,阴谋论最早是中国一些“左派”提出来、怀疑美国将新冠病毒作为“生物武器”投入到武汉打击中国的。这种怀疑在SARS期间也曾出现过,不过一直没有成为网上很热的话题。

然而近日阴谋论调转方向,指向了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该所的石正丽团队首当其冲。石正丽以自己的生命做担保,断然否认该团队泄露病毒的可能性,但遭到嘲笑。这期间网上一些人又挖出武汉病毒所女所长是80后、系当年北大的艺术特长生,而且与一名院士、武汉大学副校长是老少配的新闻,进一步调动了舆论对武汉病毒所的反感。

武汉病毒所所长 王延轶

这一切大大削弱了武汉病毒所自我辩白的能力。武汉病毒所19日向内部员工写了一封公开信,声称“回首过去一个多月的艰辛付出,我们问心无愧”。煞是悲壮。

关于武汉病毒所的传闻一波接一波涌上舆论场。有些是赤裸裸的谣言,比如声称该所的一名前研究生是武汉新冠肺炎的“零号病人”,以及伪造该所一名人员实名举报所长。还有一些属于普通人看起来的“合理猜测”,如假设这是武汉病毒所的一场科研事故造成的,称被研究的蝙蝠可能攻击了科研人员,或者该所科研垃圾被违规丢弃在社会上等等。国家刚刚公布了一项指导意见,其中包含加强实验室,特别是病毒的管理。质疑者都在问:既然国家要求加强管理,那么意味着武汉病毒所因某种原因而成为最初感染源的可能性就不能排除。

总的来看,武汉病毒所短期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那些以各种文章形式公开质疑武汉病毒所的人,无论专家怎么评价,但舆论场给他们的打分一般还都不低,他们被一些人列入了“敢言”之列。

阴谋论从比较边缘的位置在矛头反转后成为一个劲爆话题,非常值得深思。它反映出,当舆论场信息混乱、事实模糊不清的时候,带着国有标签、与官方存在某种联系的元素是相对脆弱、容易受到攻击的目标。官方整体公信力的不足是这当中的深层原因。官方和国有背景成为了敏感时刻一些机构吸引攻击的暴露色,网上各种不满会被导流到对这些机构的质疑和攻击上去。而一旦它们被锁定,就很可能在劫难逃了。

就武汉病毒所是否真的对这场疫情负有责任,这需要非常专业的调查鉴定,之后才能充分证伪,谁也不好轻易给这家研究所的清白背书。老胡想说的是,目前各种或“无风不起浪”或想当然的质疑被如此充分地调动起来,而且还有那么精致的谣言参与其中,决非是正常的。

老胡最想说的是接下来的话。官方的整体公信力需要下大力气建设了。在过去,一些公共机构出了问题,不道歉,搞搪塞,要求宣传部门帮着低调处理,都是在一铲子一铲子挖官方公信力的墙脚。批评和自我批评不畅,使得很多人对一些社会部门的信任打了折扣。如今不少应有的批评和质疑性报道被自媒体拿走了,很多主流媒体在各地政府和职能机构的压力下难以发声,这使得官方公信力又少了一个媒体维度的支撑。

不能不说,在一些争议出现的时候,官方以正常方式一锤定音的能力被严重削弱,这已经成为今天中国事关重大的一个软肋。它关系到我们维系社会共识和凝聚力的能力和成本,要知道,我们的前方还会有很多挑战。

我们不能带着这样一个短板“跛脚”地往前走。体制的整体公信力是这个国家的关键资源和财富,决不能让一些具体的人和机构以自私的方式将它挥霍了。所有公职人员都应为建设它做出一份自己的贡献,这是整个体制内需要共同倡导的职业公德。无论谁违反它,就是给国家和社会发展造成阻碍的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njivr.com/ent/57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