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高考移民”,动了一线城市的教育奶酪?

据媒体近日确认的消息,因涉嫌“高考移民”,从河北衡水空降至深圳富源学校的两名学生,最终被北京大学从自主招生初审名单中除名。加上此前已经被查实的32名“高考移民”,从今年4月起备受关注的富源高考移民事件看似告一段落。但还有爆料指出,去年富源中学考上北大清华的9人中也有“高考移民”,事情还谈不上真正“尘埃落定”。

根据广东省教育厅的规定,针对高考移民的处理,在考前发现损失最小,“予以打回原籍参加高考”;若是考试后发现,将取消考生当年高考成绩;而被大学录取后再发现,则取消该生的入学资格与学籍。也就是说,去年的“高考移民”疑似者一旦被查实,还将面临被清华北大取消学籍的风险。

其实,针对高考移民的惩戒早已有之,公开报道中也不乏“高考移民”被查后取消入学资格的案例——早在2005年,有媒体就以《海南高考移民状元的人生过山车》报道过被清华大学拒收的“高考移民”;今年5月,贵州省招生考试院又曾通报了分别被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取消了学籍的3名学生。但总体而言,此类案例被发现的几率不高,涉事考生及学校的违规成本也低。此次事件,如果不是富源学校在深圳高三二模考中出现尖子生“碾压”四大名校的反常现象,其实很难被公众盯上。

和以往新闻中前往海南、贵州、西藏等地的“高考移民”不同,此次事件中的“高考移民”是动了大城市的教育奶酪。由于我国各地区之间教育水平存在较大的差距,高考实行的是各省、市、自治区分别进行评卷和划定高考录取分数线的政策。在各地高考分数线、录取率均不同的大背景下,确实存在一部分学生通过转学或迁移户口等办法到高考分数线相对较低、录取率较高的地区应考。

查阅公开资料显示,这类“高考移民”的移入地区,一是以京、沪等经济水平高而高考录取分数线低的直辖市,二是海南等经济水平低且高考录取分数线也低的东部省份,三是海拔高、经济和教育水平低而高考录取分数线更低的西部地区。此次事件事发深圳,属于父母的教育焦虑正与日俱增的一线大城市。

和传统舆论给出的“京沪等大城市高考录取分数线低、录取比例高”的认知不同,大城市的家长们认为,自己的孩子是被削弱教育权益的一个群体。近些年,随着大量优秀的高校毕业生留在大城市发展,有专门的数据分析称这些城市的“学霸浓度”远高于其他城市,当这一代人成为父母,已经在事实上加大了下一代的竞争压力。与此同时,由于大量农民工涌入大城市打拼,其子女在流入地接受教育、参加高考的问题不断被提及,很多大城市开始推进异地高考政策。

明面上的放开异地高考,和暗地里的“高考移民”,其实是围绕高考这一硬币的两面。这也是为什么近年不断有舆论呼吁,在一线城市人口激增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完备的配套方案跟进,放开异地高考将引发当地人教育权益被削弱等后续问题,从而带来新的教育不公。

值得一提的是,富源中学被查明的违规操作有两种:一是让衡水中学的学生落户深圳参加高考,二是将深圳学籍的学生送至衡水中学上课,再回深圳参与高考。如果说前者是“高考移民”可以惩办,后者这种“人籍分离”的违规办学还更难处理。对于此类操作,除了事后追查学生名单,是否还应加大对于包括学校在内的一切涉事链的调查?而从长远来看,如何在全国范围内对招生制度进行合理化的调整,亟需纳入考量。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xianjivr.com/ent/46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