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因为剑上镶有蓝玻璃,故越王剑属伪造?制作此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题为《中华第一剑,长埋地下两千年,锋利无比,不锈之谜,老外表示无解》的小文,讲述的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湖北荆州市冬修水利,从荆门漳河引水灌溉川店、马山、八岭山等乡镇,施工队经江陵县境内的纪山西麓和八岭山东麓的二干渠上作业时,挖掘出了越王勾践的绝世兵刃——越王勾践剑。此剑寒气逼人,历经两千四百余年,依然锋利无匹,被誉为“天下第一剑”。

在描述这把“天下第一剑”的形状时,我引用了当时主要负责人、湖北省博物馆的文物考古工作者方壮猷的一段叙述:剑身修长,55.7厘米,有中脊,宽4.6厘米,两从刃锋利,前锋曲弧内凹,柄长8.4厘米,重875克,剑首外翻卷成圆箍形,内铸有间隔只有0.2毫米的11道同心圆,剑身上布满了规则的黑色菱形暗格花纹,剑格正面镶有蓝色玻璃,背面镶有绿松石。

对这段叙述,很多读者提出疑问:剑格怎么会镶有蓝色玻璃?别不成这把剑是后人伪造的吧?

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主要是误认为玻璃的出现时间晚,而且,玻璃的制作技术是从海外传入中国的。

的确,过去,科技、考古、历史界都曾流行“玻璃外来说”,但是,随着考古发掘的展开,战国时期的玻璃制品大量出土,科技工作者对这些制品用现代检测手段作了分析,证明我国古代早就掌握了玻璃制作工艺。

实际上,从出土的玻璃器来看,我国西周至战国时期的玻璃工艺已趋于成熟。甚至,春秋末战国初,还出现了蜻蜓眼玻璃珠和仿玉玻璃器。

可惜的是,我国古代玻璃虽然起源时间早,但发展缓慢,而且长期保持自己固有的特点,表面光泽晶润,“比之真玉,光不殊别”,透明度却很差,且质地“虚脆不贞”(《汉书•西域传》颜师古注语)。这,主要是化学成分、烧成温度这两个方面的因素决定的。从化验结果来看,我国古代玻璃是铅钡玻璃,与西方钠钙玻璃有明显区别。而从出土的玻璃器形制来看,它们都富有中国特色,主要用途是制作一些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礼器、印章和器皿等,不可能用于制作光学玻璃。而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罗马、波斯玻璃器的大量输入,我国自制玻璃减少,渐无人识,遂给后人造成了“玻璃外来”的印象。

话说回来,春秋战国的上层社会以佩剑为风尚,即使孔子,屈原这种文人,也要佩带上一柄剑装酷,而且,剑上镶玉,以示高洁。

“天下第一剑”是王者之剑,剑格正面镶蓝色玻璃,背面镶绿松石,说明玻璃在当时比玉稀有,地位比镶玉剑高贵。

“天下第一剑”重现人世,青铜材质,长不过半米多一点(55.7厘米),重一斤多(875克),无锈无斑,在风雪中闪耀着青光,有人有意试探其锋芒,将16层白纸铺于地下,用剑尖轻划,16层白纸齐齐割断!

如此锋芒也同样让许多人感到难以置信:青铜材质,长埋地下二千四百年,怎么可能无锈无斑?又怎么可能锋利如新?一定是后人伪造的!

大家有这样的疑问也正常,毕竟,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这也正是“天下第一剑”名不虚传的原因!

何以“天下第一剑”历经千年而不锈不腐?

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古器物部副主任兼金石组组长丁孟认为跟剑身上密布的黑色菱形暗格纹有关。丁孟说:“暗格纹是一种独立于剑身的物质,但又有机地和剑身融为了一体。它不仅提高了剑的装饰性,而且还起到了防腐作用,提高了剑的韧性。但这具体是怎样的一种物质?又是以一种怎样的工艺附着在剑身上的?到目前学界还是众说纷纭。德国慕尼黑有个研究所,曾经专门对青铜剑剑身上的暗格纹进行过研究分析,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种当代人无法认识的技术。中国古代铸剑大师的工艺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njivr.com/ent/27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