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揭秘:滨州新冠疫情中患者从“疑似”到“确诊

(记者张卫建刘飞)

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严峻形势下,滨州官方每天两次的疫情通报备受人们关注。

很多人注意到,在每次的官方通报中,“核酸检测”和“追踪密切接触者”两处字眼格外注目。字眼背后,一个是确诊患者的实验依据,一个是防范疫情进一步扩散,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承担两项重要工作职能的,分别是市疾控中心微生物检测科和传染病防治科,从除夕晚上开始,包括这两个科室在内的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几乎都在连轴转。

“核酸检测”结果怎样出炉?“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如何追踪?我们一起来听听这里发生的故事。

>>>大年初一,滨州公布首例确诊患者

1月31日中午,张丽芳见缝插针睡了一个小时。当天凌晨,她和同事做完最后一批核酸检测时,已是清晨5点30分,人已精疲力尽,但仍要继续填写检测报告等数据。

下午两点,她接到丈夫打来的电话,要给她送几套换洗衣服。

“从除夕到现在,就大年初四那天回家了一次,在家里睡了八个小时,其余时间都是在办公室和实验室,没白没黑。”张丽芳一脸疲惫,头发稍显凌乱。

张丽芳是市疾控中心微生物检测科科长,在本次新冠疫情中,滨州所有疑似患者的标本都被送往这里进行检测,检测报告中的“阴性”、“阳性”,一字之差,是患者确证的检测依据。

1月24日,除夕之夜,滨州两名出现发热等症状、且都曾有武汉居留史的患者标本被送到微生物检测科,张丽芳和同事们连夜进入实验室进行核酸检测。

检测结果出来,已是大年初一凌晨一点。

两名患者的检测结果均显示:阳性;为确保无误,经第二次检测,依然是阳性。

这是滨州首次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检测阳性患者。

因为是全市首例,需要省疾控中心复核检测和专家组评估。在等待评估结果的同时,市疾控中心流行病防治科的主管医师颜伟和同事已经待命,他们的任务,是尽快赶到两名患者所在病房,面对面询问了解患者近期的生活轨迹、接触人员,目的很明确:做出有效应对措施,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

凌晨两点,颜伟和同事已赶到其中一名患者就诊的滨医附院,隔离衣、防护服,虽然已是全副武装,颜伟依然有些忐忑,“面对面的感觉,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我是党员,就应该第一个冲上一线。”颜伟说,“但询问开始时,我的同事还很兴奋,但半个多小时询问交流结束后,我那位同事已经呼吸急促了。紧张是一方面,再就是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本身就憋闷、呼吸不畅。”

凌晨三点,颜伟和同事走出滨医,他们马不停蹄,立即赶往另一名患者就诊的位于惠民县的滨州市中心医院。穿隔离衣、防护服,进隔离病房,与患者面对面询问了解,脱隔离衣、防护服,与第一名患者同样的流程。

离开市中心医院时,已是早晨7点半。在返回滨州的路上,司机实在疲惫不堪,在滨惠大道把车停在路边睡了40分钟。

1月25日下午1点19分,山东省卫健委发布消息:滨州首次报告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随后,滨州市卫健委发布:经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复核检测和专家组评估,确诊滨州市惠民县1例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患者女性,59岁,惠民县姜楼镇人。于2019年12月5日前往武汉探亲,2020年1月16日返回滨州……追踪到的9名密切接触者正在接受规范的医学观察……

>>>做完检测,她虚脱在实验室门口

和张丽芳一样,从除夕到大年初七,颜伟也只回了一次家。

在本次疫情中,滨州各县区的首例确诊患者流行病学调查,颜伟都亲自参与其中。也就是说,惠民、滨城、阳信、邹平的首例患者,他和同事都曾和他们面对面。

“县区工作人员在面对患者时,还是多少有些恐惧,我们做了几次后,就有些经验了。”颜伟说,“患者有无武汉滞留史,到过什么地方,参加了什么活动,和什么人密切接触过,这些问题病人回答得越详细越好,但很多患者出于某种考虑不愿意多说,我们就尽量掌握一些谈话技巧,让患者多说。他们说得越详细,越有利于疫情控制,因此问的时候,就生怕有什么遗漏。”

因为实验室收集完患者标本一般是在下午或晚上,等检测结果出来,一般都是深夜或凌晨,而流行病学调查要求在第一时间进行,因此在半夜和凌晨出发,已经成为颜伟和同事们的常态。

每次与患者的流行病学调查,时间短的半个小时,长的将近一个小时,加上穿脱防护服时间,每次都得一个小时以上。“除了流行性学调查,疫情期间各县区疾控中心应对经验不足,我们需要过去指导。这几天邹平出现确诊患者多一些,我们科长现在就长期在邹平坐镇了。”

“从除夕开始,全天24小时待命,每天能睡三四个小时,已经习惯了。”颜伟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njivr.com/ent/229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