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

国家鼓励消费汽车限购能否放开

  编前:疫情之下也需稳经济,由此我国刺激汽车消费的新规或将加快推出,不仅有国家层面的推动,也会有地方的联动。近日,从中央到地方,关于提振汽车消费的声音不断传出,这给处于低迷市场环境下的行业打了强心针,也引起行业的持续讨论。行业需要什么样的刺激政策?放开汽车限购是否可行?补贴与减税降费的作用有多大?行业、企业又有哪些期待?对于行业关注的这些普遍问题,“促消费微观察”栏目将持续跟踪报道。

  稳市场、稳消费、鼓励适当增加限购地区号牌配额,带动汽车及相关产品消费……正处于低迷中的汽车市场急需听到好声音。2月16日出版的第4期《求是》杂志发表了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重要文章,文章提出,要积极稳定汽车等传统大宗消费,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带动汽车及相关产品消费。随后,广东省佛山市出台刺激汽车消费政策,拟对消费者购买在当地注册登记的汽车销售企业“国六”标准排量汽车给予资金补助。2月20日,商务部召开网上新闻发布会,表示为减轻疫情对汽车消费的影响,商务部将会同相关部门研究出台进一步稳定汽车消费的政策措施。

  连日来,汽车行业可谓好消息不断。面对车市的低迷,刺激汽车消费、放开汽车限购再次进入公众视野。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放开限购的短期效应或许更为明显。那么放开汽车限购是否可行?将如何放开?又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汽车消费?

  ■放宽汽车限购呼声不断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汽车产销量分别完成178.3万辆和194.1万辆,环比分别下降33.5%和27%,同比分别下降24.6%和18%。在疫情面前,汽车行业面临巨大考验,2月乃至整个一季度的销量预计都会受到影响。促进汽车消费正是当前行业所需。

  事实上,2018年以来,扩大汽车消费、放宽限购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国家有关部门也多次提出要促进汽车消费。

  去年6月,国家发改委等多部门提出,着力破除限制汽车消费的市场壁垒,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大力推动新能源汽车消费应用。去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明确提出实施汽车限购的地区要结合实际情况,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有条件的地方对购置新能源汽车给予积极支持。去年11月,国家发改委新闻发布会上,再次提出要稳住汽车等消费大头,要破除汽车消费限制,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推动汽车限购政策向引导使用政策转变。

  响应政策号召,去年5月,广东省提出逐步放宽广州市、深圳市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扩大准购规模。去年9月,贵州也取消了小客车摇号政策。

  今年以来,面对更为严峻的市场形势,国家再次提出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带动汽车及相关产品消费。2月21日,广东省率先响应国家号召,印发《广东省进一步稳定和促进就业若干政策措施》,提出推动有条件的地市出台老旧汽车报废更新补贴政策,鼓励广州、深圳进一步放宽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这无疑对当前的汽车市场是个极大利好。

  ■放开限购理论可行

  放开限购的争论这几年一直存在,其根本原因在于放开限购后可能会给城市交通、环境等方面带来负面影响,这也是去年国家有关部门一再出台建议放宽限购政策,而地方却迟迟未见落地的根本原因。事实上,限购城市之所以实施限购,根本在于基于城市公共交通出行、污染治理等方面的现实需求,虽然被认为是“懒政”,但在实施过程中,对于缓解大城市交通拥堵、停车难、环境污染、发展公共交通的确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随着公共交通水平的提升和城市治理能力的增强,尤其是新能源汽车对城市大气污染防治起到的作用,放开限购在理论上存在一定的可行性。“从城市规划、提升公共交通出行的角度分析,目前放开限购并非不可能。”某公共交通领域专家指出,以北京为例,北京疏导非首都核心功能区工作的展开会带来人口流动的变化,长期来看,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城市交通拥堵。如果疏导工作进一步落地,效果将进一步彰显,当城市居民出行距离达到一定合理范围之后,即使车辆保有量增加,也不会增加交通拥堵。“如果特大型城市的规划能力、城市管理能力进一步提升,改变北京大部分人住在四环外却在三环内工作的出行格局、提升公共交通服务能力,限购放开是完全可行的。”某业内资深专家也表示,放开限购在理论上完全可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njivr.com/auto/670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