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

减税、补贴、限购“松绑”:汽车消费如何提升?

原标题:减税、补贴、限购“松绑”:汽车消费如何提升?

5月22日,《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全球疫情和经贸形势不确定性很大,中国经济发展面临一些难以预料的影响因素。随着复工复产复市加快推进,经济加快恢复,但全球疫情大流行,不确定因素仍多,复苏基础并不牢固。

而内外需求下降导致经济循环受阻,居民非必需消费受疫情冲击受到严重抑制,其中,房产、汽车等大宗商品消费大幅下滑,消费增长受到明显制约。

众所周知,汽车产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产业。汽车工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为3%,可以带动和促进钢铁、机械、化工、橡胶、电子、科研以及汽车服务业、汽车保险业、汽车金融业等多个行业的发展和就业。

据测算,2019年,全国汽车制造业营收8.08万亿元,保持制造业产业生态和供应链稳定,能够避免或降低中国经济长期负面影响。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4月中国汽车产销实现了同比、环比增长,结束了连续21个月的下降态势。在业内看来,这与从中央到地方政府、企业不断让利促消费密不可分。

“地方政策成为今年政策主力,预计将拉动乘用车2020年销量79-116万辆,占2019年乘用车销量3.5%-5.1%。”5月21日,兴业证券在研报中指出。经其测算,目前已明确出台刺激政策的省市预计2020年新增销量78.5万辆,占2019年乘用车销量3.5%。兴业证券预计潜在仍可能进一步出台刺激消费的地方政策预计能拉动37万辆,占2019年乘用车销量1.6%。

因此,面对尚未完全从疫情中恢复的汽车产业,如何通过减税、补贴、限购“松绑”刺激汽车消费、推动汽车产业转型升级成为今年两会车企代表、委员们的热议话题。

推进税费改革

自2018年以来,我国汽车消费市场连续两年出现下滑,加之今年疫情的蔓延,严重影响中国汽车产业发展。

在刺激汽车消费上,多位代表委员认为中国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需要进一步激活消费活力。而在诸多制约因素中,汽车行业税收制度已成为地方提振汽车消费主动性和积极性的重要障碍。

因此,全国人大代表、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和全国人大代表、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建议应将车辆购置税由中央税改为中央地方共享税,中央和地方共享比例为各占50%。

同时,将调整后车辆购置税适当比例用于汽车企业新技术研发以及促进汽车消费。在消费层面,将调整后车辆购置税地方财政收入适当比例用于持续推动 “汽车下乡”政策,落实相关汽车消费补贴措施,这样消费者可以享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中国汽车消费市场潜力也将得到进一步挖掘和释放。

全国人大代表、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认为我国千人汽车保有量只有发达国家的1/5左右,国内汽车市场仍有很大的潜力待挖掘,通过出台政策,改善消费环境,鼓励促进汽车消费具有现实可行性。

因此,曾庆洪建议减轻汽车消费总体税负,改善汽车消费环境,拓展消费渠道,刺激消费。其中包括减免路桥费、优化汽车消费补贴政策等,带动消费市场;加快放开皮卡进城的速度;加大汽车下乡支持力度,对农村老百姓购车实行特定的补贴或优惠政策;进一步减轻汽车消费总体税负,有条件减免购置税、降低消费税税率、贷款利息与个人所得税抵扣、二手车交易增值税调整,大力发展汽车金融等政策降低购车成本,刺激汽车消费;降低新能源、二手汽车首付比例及按揭利率,鼓励汽车金融向后市场延伸等多项具体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万顺机电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周善红呼吁继续为民企减负,进一步细化降低企业负担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各项措施。包括进一步推进金融体制改革,减轻企业资金使用成本;进一步宽松企业用工环境;再适当降低企业税收负担等。

此外,全国人大代表,上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虹表示,要阶段性放宽职工住房公积金提取限制促进消费。

“刺激汽车消费的政策总体上是好的,但目前我国汽车产业已经进入政策实施后的平稳发展阶段了,简单的减税不一定能起到有效的刺激作用。”5月25日,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简单减税的话,地方政府就更不愿意发展汽车产业了。”崔东树表示,目前地方政府在房地产行业的收入下降,其他方面经济收入增加是支撑地方发展的关键,减税的提议从企业自身利益角度来说是完全正确的,但从整个行业的角度和从社会角度来说,是不现实的。

建议限购“松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njivr.com/auto/1090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