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帝让内务府购置39本书,有34本出自这个地方,后来成为中共秘密联络站

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近日策划举办了“近代上海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系列专题讲座,从红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的不同视角,深度解读上海多元文化演变的过程,剖析上海城市品格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不可分割的密切联系。经过授权,上观新闻今天发布《海派文化与中共创建》演讲实录(有删节),主讲人是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周武。

 

以下为讲座节选——

 

关于中共的创建,其实不仅仅是上海的话题、中国的话题,在国际上也是热门话题。我今天想从海派文化的角度,就这个问题谈点个人看法。

 

上海取代苏杭成为江南文化新中心

 

开埠以后,上海逐渐形成多元的文化格局。这里人口与族群多元。1949年以前上海大概居住了56个国家的侨民。甚至有这么一种说法: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敢自称没有本国侨民侨居上海。

 

上海的制度多元。一市三制,公共租界、法租界和华界各有各的制度体系。上海的教育多元,语言多元,报刊多元。上海的服饰、饮食、建筑都是多元的。比方说徐汇区原先属于法租界西区,几乎汇聚了当时世界上所有流行的建筑风格、式样,跟外滩建筑群相比,这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万国建筑博览会”。

 

光绪帝让内务府购置39本书,有34本出自这个地方,后来成为中共秘密联络站

 

上海的娱乐方式也是多元的。有中国本土的,更多的是西洋的。如果从中国文化版图上来看,开埠以后的上海可以说是非常特别的文化区域。正因为如此,内地人初至上海,大都有如履异国的感觉。晚清社会,时人对上海的多元并存就有极深切的感受。胡祥翰编的《上海小志》卷十还提到,不同国籍的人都有自己的区域,所以你到上海的某个街区,就能感觉到它和其他街区非常不一样的氛围。胡祥翰说:“上海一隅,洵可谓一粒米中藏世界”。比方说到了当年日本人聚居的虹口,就像是到了日本;到了广东人聚集的北四川路、武昌路、崇明路、天潼路,就像到了广东一样。当年的霞飞路西面基本是法国人开的商店,所以你到那个地方就像到了法国。小东门外的洋行街,到处都是福建人开的洋号,你到这里,就像到了福建。南市内外咸瓜街,基本上是宁波人开的商号,你到这里就像到了宁波。

 

上海文化的生产能力、组织能力和辐射能力都是远远在亚洲其他城市之上的。

 

为了让大家了解上海当年在文化上所处的位置,我用三个例子来说明。

 

光绪帝让内务府购置39本书,有34本出自这个地方,后来成为中共秘密联络站

 

上海当年有一个由传教士创办的以传播西学为己任的出版机构叫广学会,他们曾骄傲地说戊戌变法是受他们的启发才施行的,因为当时光绪皇帝采购的129种图书中有89种是由广学会出版的。后来我查证发现,其实这129种图书全部都是包括广学会在内的上海出版机构出版的。也就是说,上海是当年中国新知识、新思想、新学最主要的来源地,而且这些读物不仅普通读者在读,连皇帝和大臣也在读。戊戌变法运动的展开和上海提供的这种新知识、新读物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1908年,光绪皇帝驾崩前让内务府购置39本书,其中有34本是在上海出版的,而且是同一家出版社,也就是商务印书馆。当上海出版物成为庙堂读物的时候,它的影响所及就不仅仅是上海一时一地,而是整个朝局的走向。

 

最早提到马克思主义的文字记录是1899年刊登在上海《万国公报》上的一篇文章,最早报道十月革命消息的也是上海媒体,十月革命爆发后第三天,《民国日报》就报道了相关消息。上海自开埠后逐渐建立起覆盖全国甚至东亚的知识传播网络,成为近代中国的信息总汇和枢纽。几乎世界上发生的任何事情上海都会迅速报道并借助媒体网络传播出去。

 

明清的时候,江南的中心城市在苏杭,因为文化发达为科甲之乡,所以常被称作人文荟萃之地。开埠以后上海迅速取代苏杭成为江南文化新的中心,全国甚至世界各地大量的知识精英向上海汇聚。为什么?因为上海有着适合各路精英生存与发展的独特的“精神气候”,他们不但可以在这里立足,而且拥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和机会。

 

光绪帝让内务府购置39本书,有34本出自这个地方,后来成为中共秘密联络站

 

正是依托上海多元的文化格局,中共代表的革命文化才得以在上海蓬然兴起,并成为上海多元文化格局中的一种活跃的力量。

 

商务印书馆曾是秘密联络站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njivr.com/fashion/22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