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给你,网络“原住民”?| “泛娱乐化”反思④

一有名人八卦,各路媒体就蜂拥而上掘地三尺;“主角光环”照耀下的宫斗剧无视历史事实,却照样能得全民追捧;15秒一条的短视频,可以让人欲罢不能连刷几小时……当碎片化、娱乐化的内容产品不断占据公众的日常生活,不断挤占主流话语空间的同时,也在不断影响人们的认知。如果人们接触公共事件、严肃议题的机会变少了,关注的焦点不断偏移,久而久之很可能对 “大事”“要事”漠不关心。



在伴随着互联网长大的网络 “原住民”一代身上,这样的状况似乎更为明显。



几年前,有传播学者把 “90后”“00后”为代表的青年人称作网络的“原住民”。这个群体中的大部分人,出生或成长在互联网时代,有不少甚至 “还没学会认字,就先学会了上网”。他们与互联网几乎形影不离,网络浸入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也直接影响了他们认识世界、看待世界和进行价值判断的方式。



可能也是因此,诸如 “沉迷网瘾”“虚实不分”这样的问题,在“原住民”身上会显得格外刺眼,也格外让人忧虑。



美国作家鲍雷林曾在 《最愚蠢的一代》中用统计数据表明,美国的年轻一代因为执迷于娱乐和时尚,整体素质下降,具体包括语言能力减弱、专注力丧失,学业规范薄弱、知识贫乏等。其中尤为显著的一点,是年轻人把大量时间投入虚拟的网络活动,以至于丧失了安静阅读的能力。

 

这也是中国年轻一代面临的现状。虽说互联网只是众多传播渠道之一,但它自带的海量、链接等特性,无不加速了泛娱乐化扩散的速度和广度,是要警惕“原住民”被数码时代的各种娱乐消遣所淹没。如若不加以重视,很难想象年轻一代的生活空间和精神世界会以怎样的方式演化。

 

也正因此,今年上半年,教育部专门发布《关于做好预防中小学生沉迷网络教育引导工作的紧急通知》,“紧急”二字足见迫在眉睫。从现有情况看,对“原住民”——尤其是未成年人的触网时间施以必要干预,已是必要之策。

 

不久前,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其中提到国家新闻出版署将对网络游戏实施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这也属于进一步引导“原住民”培养正确网络使用习惯、为其创造良好环境的“技术手段”。



但除此之外,要做的还有更多。



“原住民”是和互联网同生同长的一代,他们对于互联网的依赖感天然有别于“60后”“70后”“80后”。要对他们进行“引导”,前提是充分的理解和接纳。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可能接近其想法,换得认同。年轻一代有年轻一代的习惯和方式,一味拒斥、拒绝沟通,甚至试图将他们拉回到“前互联网”的社会环境里,是不可能奏效的。这也就意味着,无论教育、传播还是文化浸润,都需要在原先的基础上,多考虑一些“年轻人的习惯”“年轻人的方式”,更要深究其背后的思想和心态。



尊重“原住民”,当然不是一味迎合。相反,在每个个体都可以成为信息、游戏的发布者、传播者的时候,针对“原住民”特别是未成年人群体的内容生产与传播,更需要设定一种门槛。

 

这种门槛,不是简单基于成年人的判别和喜好,而是需要在有效沟通的前提下,更多传递符合一代人健康成长方向的价值观和精品内容,并通过有效传播——而不是简单说教,去到达、去影响。至于那些有碍年轻一代成长,甚至公然违背社会道德、违反法律法规的内容,自然应当用法治予以坚决遏制。



更重要的是,给“原住民”一个“好世界”,终究要靠整体社会氛围的培养。毕竟,网络“原住民”们并不单单生活在网络世界中,他们终究是现实社会的一部分,终究要受大环境的浸染和影响。“泛娱乐化”,也并非网络空间独有的产物,它在现实生活中的政治、科学、教育等领域均有呈现。

 

公众普遍习惯了以轻松、消遣的方式去切入各个领域的各类话题,追求集体狂欢,不再崇尚主流等等,都是社会性的问题。而解决网上的问题,还是得在网下发力——从某种程度上说,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是同步的,都需要从碎片化、娱乐化的语境中解脱出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njivr.com/fashion/14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