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委会来了年轻人⑰|这位“90后”把业余时间都给了业委会,七成精力用在沟通上

“你不要辞职啊,你有什么困难,我号召大家来支持。” “只要你不辞职,你们来不及干的事,我来干。”“房产证上没我名字,我不可能进入业委会,但是我会一直支持你们。”以上的这些话,是1991年出生的石炜昕,在不同时间点给小区业委会参与者们打的“气”。

 

石炜昕是闵行区西班牙名园的一位热心志愿者,是不在业委会的深度参与者,但其中有一个转变的过程。曾经,作为一名“围观”业主,他并不认同业委会的一些做法,深入沟通后,他意识到业委会工作的不容易,从质疑走向建设。如今,面对小区里依旧存在的反对声音,他不厌其烦地“答疑解惑”,并主动承担起小区日常公告撰写、微信公众号更新、历史数据梳理等一系列工作。

 

业委会来了年轻人⑰|这位“90后”把业余时间都给了业委会,七成精力用在沟通上

4月25日参加小区的线下业主代表大会

 

由于被小区事务占用了大量时间,家人都劝他“悠着点”,但他很坚持。“一方面,有感情的成分在,小区有我的成长记忆,我希望它好起来;另一方面,小区事务也带给我看待事物的不同角度,这不,很多人都说我不像‘90后’。” 石炜昕确实对小区事务着了迷,他告诉记者,他还准备把这一路参与中的发现写成分析论文,题目定为《上海基层治理问题研究:邻里关系型与法理效能型治理分析》。

 

新业委会在纷争中登场

 

每一个小区都有自己的历史,西班牙名园的业主对于小区的关注得从2015年说起。当年业委会花费70多万元改造小区绿化,但这事未经小区业主大会表决,部分年轻业主得知后,多次向业委会提出要了解绿化改造的具体内容和方案,在没有得到正面回应的情况下,此事在小区微信群内持续发酵。由于绿化方案缺乏前期评估,操作中又有不少漏洞,最后业主将此事诉诸法院。法院判定当时的业委会和绿化公司签的合同无效(该公司不符合绿化资质要求),但判决书中也提到,绿化公司在小区的绿化服务事实已经成立。因为绿化改造工程及其他违规行为引发了不满,部分年轻业主开始征集20%的业主“两证”(房产证和身份证)罢免当时的业委会,当志愿者收集到20%的房产证和900位业主的签名时,老业委会辞职了。

 

按照正常的流程,2016年9月,体现年轻人思维的新一届业委会成立了,但7位委员刚上任就成了被告——绿化公司一纸诉状讨要小区绿化费用。由于新业委会的成立对老业委会而言带有一些“革命”意味,新老业委会之间并未充分交接,新业委会面对诉讼“两眼一抹黑”,决定聘请一位律师去应对诉讼。但这如今成了新业委会备受攻击的首条罪状——由于业委会当时没来得及为聘请律师的24000元费用开业主大会,如今有业主将此事告到了房办。业委会副主任王国平回忆,关于如何应诉,小区开过四方(房办、居委会、业委会、物业)会议,各方都是出于为了小区好的目的来聘请律师应诉,但如今业委会却不得不面对反对者的质疑,这让业委会感到很无奈。

 

业委会来了年轻人⑰|这位“90后”把业余时间都给了业委会,七成精力用在沟通上

对于小石而言,小区有他的童年记忆

 

类似的无奈还有。新业委会成立后不久,从公平的角度出发,对小区的机动车停车管理办法做了调整,但“后遗症”留存至今——小区有地面车位600余个,地下车位近300个,相对于1780户业主,停车位数量先天不足。在这样的情况下,最先入住的部分老业主与物业沟通后将一些地面车位固定了下来(有的一户人家享有两个甚至更多个固定的地面停车位),且当时小区对外来车辆停车收费标准较低(4小时以内收费5元,一天上限10元),更加剧了小区停车难。

 

“按理说,每天早上业主开车上班后,小区的车该变少,但我们小区例外,由于临近一号线莲花路地铁站,很多社会车辆直接把小区当成了‘P+R停车场’。”针对这种情况,业委会出台新规要求业主“两证”(房产证、驾驶证)统一的第一辆车才能享受业主车辆的停车待遇,按照每月200元收费,其它不符合标准的车辆一律按照每小时10元进行收费,上限为一天80元。

 

新规惹怒了一部分既得利益的业主,主要是那些将房子出租,或是家有多辆私家车的老住户,但新规给小区带来了切实的收益——新规出台之前,虽然小区内每晚车满为患,物业每个季度上报给业委会的临时停车费仅为9000元,新规实行之后,每个季度的临时停车费变成了7万多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njivr.com/fashion/14015.html